笔趣阁 > 武侠修真 > 夫子剑 > 第 341 章 善恶难辨

第 341 章 善恶难辨

王虚这一次闭关之后,一直修炼到了百境才出关,而此时大家也都修炼到了九十境。

大家还在修炼之中,此时他的界面地图已经刷新出了五大门派,和玄奇界大部分的地方,只是地图的边缘之外似乎还有更多的未知之地。

从上元城到飞剑门内门之间还有数十座城,其中最靠近飞剑门内门的是一个叫做浩然城的巨大城池。

王虚站在风息院的院子里,随意的看着外面,思绪万千,这样一成不变的修行生活确实无趣。

尽管他可以对一切的事物洞若观火,可还是不能逃脱人性的本质,七情六欲终是人性之中最为本真的东西。

若是太上忘情,倒也不难,可是之后呢,尽管可以得到一时的快意,天道循序终是避无可避。

知之者不如好知者,好知者不如乐知者,喜欢、喜爱和热爱,终还是不一样的。

就像是浅尝辄止,屡败屡战和乐在其中,往往就会有不同的结果。

那么,自己究竟喜欢这样的世界和生活吗,也许不管喜不喜欢的意义都不大,最重要的是改变自己,因为世界是不可能根据个人的好恶而改变的。

只有改变了自己,才能让生活变得更加的精彩。

追求自我,那么什么才是自我呢,这是一个永远都不会有终极的答案的问题,即便是你获得了一些成就,即便是你感觉到很幸福,很快乐,可还是会慢慢的沉寂下来,让这一切的意义都变得索然无趣。

事物在不断的变幻,喜怒哀乐也在不停的循环,所谓的美好,也不过是历尽沧桑后的一瞬间。

所以遵从本心的修行无非就是该干什么干什么,想干什么便能干什么,修行能让修者做到的最大程度也就仅限于此了。

进入飞剑门内门,成为内门弟子是肯定要走的路,接下来要做的事就是要等着大家一起进入百境,一起去参加内门弟子测试。

文修和武修是各自独立的方向,由于王虚的文修并未真正的入门,所以那种虚假的附加修为在百境的时候也就消失了。

而那种完全可以杀死一个修者的巧合,其实用纯力就可以做到,只要你的修为比对方足够的高。

但是没有哪一个修者会去做这样的事的,因为百境的修者的界面里有罪恶值和正义值这两项。

罪恶值多了,修为便会自动的下降,只有维持足够的正义值,才能继续的修炼。

如果你攻击一个正义值很高的修士,即便是他可以复活的状态,你的正义值也会被清零,如果彻底的杀死了对方,一身的修为也算是彻底的废了,你会直接变成一个普通的凡人。

但是如果是惩罚了一个罪恶值极高的修士,便会得到一些正义值。

正义值可以适当的加快修炼的速度,但同时它也会被消耗掉,所以一直的惩奸除恶,才是保持正义值的最好方法。

这个善恶因果的惩罚还是十分的严厉的,所以要时刻保持善良,真的也是件十分考验心性的事情。

王虚特意去看了一下那些土匪们的善恶值,他们竟然都是正义值极高的,而相对的罪恶值虽然有一些,也比起他们的正义值来说其实是微不足道的。

而当初被他杀掉的那些土匪,他们究竟是善是恶已经无从考证,不过好在自己现在没有罪恶值,他也就放心了。

不过他转念之间,打算去做件好事。

他来到了一个山寨之中,从上冥城到飞剑门外门之间的土匪都认识他,所以一见到他就如临大敌的把他围了起来。

土匪头子慌慌张张的被众土匪推了出来,他战战兢兢的来到了王虚的面前。

“你,你又来做什么,我们可没抢过你们飞剑门的货物,你可不能滥杀无辜啊!”

“放心,我不是来打架的,我来是劝大家弃恶从善的。”

“什么,弃恶从善啊?”

“巧取豪夺算不算是恶?”

“什么巧取豪夺,这里本来就没有路,那些宽阔平坦的大路都是我们修的,每年修修补补的不要钱吗,收一些过路费怎么了,在我们的这一段只是大桥就有数百座,我们修桥的成本到现在还没有收回来,你说我们是恶吗?”

王虚这才明白过来,原来各大门派并没有管理这些人,他们一直都是自治的状态,这该用什么样的标准去衡量人家的善恶呢。

或许在人家的眼里,自己才是土匪,人家辛辛苦苦修的路,凭什么就给你白走啊。

这就是人家收过路费最正义的理由,至于土地的归属权,你说是你的,人家还说是人家的呢。

如果非要说路是大家的,可也没有哪个大家出来修缮维护这些道路。

孰是孰非真的是掰扯不清楚的,因为这里也没有政府部门,而可以胜任这个工作的各大门派也置身事外,那便是默认了人家的合法性。

从这一点来说,人家还真的就是正义的。

玄奇界地域极其广大,或许各大门派想管这种事,怕也是有心无力。

“是我错怪诸位了,我为之前的事向诸位道个歉,以后的事我承诺绝不插手,这些钱,就当是一些补偿吧。”

王虚把界面里的金币取出一些,放在了地上之后便离开了。

虽然界面里的金币是以虚拟数字的形式存在的,可一旦取出到现实世界中,它们便会变成真实的金币。

同样的,若是把这些金币再次收回到界面之中后,它们就会再次的呈现为虚拟存在的状态。

王虚了解了情况之后,心里确实有些不落忍,所以他就挨个的拜访了沿途的土匪,或者说是居民。

他以同样的方式表达了自己的歉意,并承诺了以后绝不会插手这里的事,但也要他们承诺不可以胡作非为的为所欲为。

他其实也无法保证人家的行为就一定符合自己的想象,也只是讨个自我的心理安慰而已。

本来是想劝别人的,最后却变成了自我反省了,这让王虚觉得,善恶真的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够分辨的清楚的。

最新小说: 最后的圣战 骨钱令 冥龙仙尊 医神赘婿 偏执霍少的专属微光 盖世原神 竹马宠上天 国啤 三婚 太后她总想出宫